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电视剧台词 > 甬女子花10万为儿子谋电影角色 只拍3个场景还没台词

甬女子花10万为儿子谋电影角色 只拍3个场景还没台词

2018-12-30 16:27

  C位出道,是当下的一句流行语,这也是宁波余女士对儿子的期许。

  10万元能在好莱坞大片中扮演有台词的角色,余女士毫不犹豫掏钱了。可结果儿子却只是个“群演”,跑了回龙套,打了回酱油。一气之下,她将中间人告到了宁波市海曙区人民法院。

  10万元能出演好莱坞大剧,有角色名有台词

  余女士的儿子小艺(化名)今年10岁,外型出众,又酷爱表演。为了儿子做明星的梦想,余女士也是竭尽所能。

  此前,小艺已经跑了几个剧组参与了几次拍摄。因此,余女士和“娱乐圈”也有了千丝万缕的关系。不想做主角的演员不是好演员。成名要早,出道要早,余女士希望儿子能早点C位出道。好风须借力,送我上青云。如果能在大制作的大片中露脸,无疑能助推儿子的星路。余女士一直在寻找这样的机会。

  2016年7月,余女士经人介绍认识了古先生。古先生是宁波人,经常跑剧组,据称和多个剧组关系都不错,算是半个娱乐圈的人。

  古先生透露了一条消息——“一部好莱坞大电影需要在中国面孔,正在物色两个6-12岁帅哥,拍摄一个月。”(抱歉,电影名只能隐去了,记者注。)

  这自然让余女士颇为心动。

  古先生提出,小艺的条件不错。但是,想竞争这个角色的孩子很多,要“运作”到这个角色,需要10万元。

  花钱“运作”角色,在余女士看来,算是娱乐圈的潜规则。角色僧多粥少,花些钱,也是可以理解的。不过,余女士心动余保有一丝清醒:“钱可以给你,但是角色您一定要帮我搞定,花这个代价弄个群演肯定是不行的。”

  对此,古先生信誓旦旦:“都是有镜头有台词的,而且后期还有角色名。”

  之后,余女士通过银行转账及支付宝转账的方式,将10万元转给了古先生。

  只拍了三个场景,没台词没角色

  钱汇出一个月后,小艺果然在古先生的安排下进了剧组。根据约定,拍摄时间为一个月左右。

  余女士的心也放下了大半,觉得儿子这次可能真遇上了贵人和好机会。不料,半个月后,小艺因为在剧组里使用卸妆用品导致皮肤过敏,无奈终止了拍摄。由于拍摄的时候家长不能跟随,余女士对小艺的拍摄情况并不了解。中止拍摄后,余女士赶紧问儿子具体拍摄情况。

  小艺说,自己只参与了电影三个场景的拍摄,而且且没有出演特定人物,也没有台词。通俗地说,就是当了回群众演员,打了下酱油。

  这跟古先生承诺得完全不一样,余女士觉得古先生欺骗了自己。带小艺离开剧组后,她多次要求古先生退款,可古先生仅仅退还了1万多元。余女士气愤不过,决定诉诸法律,将古先生告上了宁波市海曙区人民法院。

  合同目的没充分实现,判退还7万元

  审理过程中,余女士出示了当时的微信聊天记录、电话谈话录音、转账记录等证据,试图证明自己出了10万元的目的是希望小艺能出演有台词的角色,结果小艺却沦群演。

  面对这些证据,古先生承认自己确实作过这些承诺。但是,他觉得自己已经履行了承诺,安排小艺进了剧组拍摄,后来是因为小艺自身的原因提前离组。

  海曙法院审理后认为,根据余女士和古先生提供的微信聊天记录及电话谈话录音等证据,确认古先生作为居间人,其合同义务为安排委托人余女士的儿子小艺参演电影,并担任区别于“群演”的“有镜头”、“有台词”的角色。

  法院认为,角色应该是为演员根据剧本规定所扮演的某一特定人物。而小艺在拍摄期间并未出演特定人物,即使继续拍摄也不存在出演特定人物的确定性,由此导致余女士合同目的无法充分实现。

  法院认为古先生未能按照合同约定完全履行合同义务,其行为构成违约,应当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但是,古先生安排小艺进入剧组,并进行了一定程度的举荐,使得小艺参与了电影三个场景的拍摄,已部分履行了合同义务。同时,小艺因自身皮肤过敏终止拍摄,对合同无法顺利履行亦应承担一定责任。另外,余女士和古先生对于合同款项10万元为居间活动费用、委托费或报酬等并无明确约定,考虑到本案居间活动的特殊性,古先生从事居间活动必然产生一定的费用,可适当减少退还的款项金额。最终,法院判决由古先生退还余女士7万元。

  余女士和古先生对判决结果表示接受。

  记者王颖通讯员陶琪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