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相声小品 > 盛可以推长篇小说新作《息壤》

盛可以推长篇小说新作《息壤》

2019-03-17 15:46

本报讯(记者路艳霞)以代表作《北妹》步入文坛的作家盛可以近日推出新作《息壤》,这是一部探讨中国女性问题的长篇小说。盛可以近日与评论家张莉以“从给予中照见自己”为题,就女性命运、身份认同、自我觉醒、女性写作等话题展开了对话。

《息壤》的故事发生在湖南益阳一个小村庄的初姓家庭里,主要笔墨集中在初家四代八个女人身上。她们有全身心奉献给家庭的,有拼尽全力要逃离的,有坚持不生育的,也有费尽心思要再生育的,在她们看待生育问题的纷纭想法中,子宫这一最初生命的繁衍地,在几十年的社会生活中,扮演着极其复杂的功能。所谓男女情感、婚姻维护、家庭地位,乃至于社会角色的确认,都明暗深浅地与这一片原始的息壤相关。

小说的结尾,第一代的奶奶吴爱香去世,第二代初云和初玉已到了当奶奶的年纪,她们的后代还是女孩。这是一个颇有意味的安排,似乎表示女性的自我完成将是一个未完待续的议题,也留给了读者更多思考的空间。书中,盛可以用冷静节制的书写,挖掘出各个人物的内在思想走向,并呈现其性格发展的复杂性,立体展示了当下女性遭遇的种种困境与挑战。《息壤》因此可以说是一部中国女性生育状况的调查书,也是一部中国女性意识觉醒的见证报告。

《息壤》这个书名非常有意蕴,跟子宫的含义有相通的地方,都代表生生不息的繁衍。盛可以说,其写作初衷与童年的深刻记忆有很大关系,“童年的时候我见到很多女性,她们因为要做结扎手术,从医院回来的时候会用一辆两轮的板车拖回来,用棉被从头到脚捂着。这个情形一直在我脑海里,让我觉得作为一名女性非常恐惧。那时候我就觉得自己永远不要结婚生孩子。”

盛可以说,她的写作中最为重要的一部分是写女性,持续关注女性的生存情况。“我尤其关注的是没有受过教育,没有话语权,不能自己发出声音,生活在非常封闭环境当中的女性。”在她看来,中国有很多女性群体生活在农村,如果她的作品能影响她们的思想,影响她们的行为,进一步能够在某种程度上解放她们,她觉得这同样对社会进步有很大的帮助。“因为一个国家、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真的是跟女性的地位、女性的觉醒、女性的思想有非常直接的联系,甚至是一个衡量的标准。”

当评价这部作品时,张莉表示,“《息壤》这个小说很饱满、笃定,是一部深具女性精神和女性气质的作品,这是当下中国文坛让人惊喜的一个收获。”她认为,作者是从女性的身体和精神角度出发,写出了一个时代的变迁,让我们重新理解女性身体,和我们这个时代的进步、变化以及历史的转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