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相声小品 > 在美国说相声办春晚

在美国说相声办春晚

2018-12-05 23:49

每年的春节是海内外华人翘首以盼的节日。无论离家多远,都在心底存着一份守候。一年一度的春晚便成了许多游子心系故乡、感受节日气氛的必备节目。美国的各大高校和华人社区也纷纷主办了各具特色的春晚,而其中幽默风趣的相声和小品等语言类节目备受推崇。

在美国东部的纽约和波士顿地区,对这里就读和工作的华人学生而言,他们能更多地感受到母语相声的魅力。这里盘踞着美东地区的三大相声社,他们捕捉着接地气的生活乐子,“逗哽”“捧哽”“抖包袱”,在良好的伙伴关系中为华人在异国他乡传递一份文化相融的快乐和思考。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对话了三大相声社社长,聊聊他们在国外说相声办春晚的经历。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杨逸男

图/由受访者提供

浮云社

成立时间:2011年

活动范围:波士顿及周边地区

现任社长:胡小赫

资料:山东青岛人,波士顿东北大学通信专业硕士毕业,现在在波士顿工作。

从“菜鸟”到社长

胡小赫担任浮云社社长快一年了。他还记得自己的“处子秀”,到现在“不敢看第一次的视频”。

他在国内读大学时有过简单的舞台经历,小时候爱听侯宝林、刘宝瑞等大师的相声。2011年,胡小赫来到美国攻读硕士。当时由麻省理工学院的博士等人发起成立浮云社,取名“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心”,专做中文相声。“生活有点无聊吧,想找点事情做。”毕业后,胡小赫便加入了浮云社,从拍照、打杂,准备演出做起。

与国内注重专业性的相声团体不太一样,社里聚集的多是相声爱好者。初次上台,胡小赫说的是喜欢的相声段子《买卖论》。尽管前后准备了一个多月,和搭档对台词。但包袱怎么抖、如何跟观众互动,此时的胡小赫还是“菜鸟”,“整个节目没有节奏和起伏,台下也就我几个朋友笑了。” 他大方地说起。

2017年的相声春晚,胡小赫成为新任社长。因为社团的非营利性质,“一群兴趣爱好相同的人串在一起,挺轻松的。”在演出频繁时候,社长得督促排练,给演出经验不足的新人提意见,联系赞助,承担安排场地和演员餐饮之类的“高级打杂”任务。有时赶上姜昆、德云社等相声演员和团体赴美交流,他会安排成员们去取取经。

现在,浮云社每年的固定节目是开办端午、中秋、春节期间的相声专场,已经进入售票模式。“早鸟票” 10美元,票价最高15美元。在波士顿和周边地区,他们已经拥有一批忠诚的粉丝。

波士顿相声场专业户

波士顿地区聚集了麻省理工、哈佛、波士顿大学等众多大学。现在,高校的演出季、当地的社区华人团体组织春晚,浮云社都会受到邀请。

学生、上班族,甚至有华人拖家带口过来看。社团里还有一个韩国人,能说一口纯正的京片儿,也会带来一些说中文的老外观众。

“这里中国传统的文化生活相对匮乏,平时大家看个演唱会,逛逛博物馆,很少能听到相声、戏曲社团。”胡小赫解释说。“浮云社率先做传统曲艺,是波士顿的唯一一家。”

他们通常挑喜欢的节目来演,对传统相声做一些改编,也做一些接地气的创作,吐槽当地糟糕的道路状态和交通情况,调侃国外的单身生活等等。例如将Legal  Sea foods(波士顿最著名的海鲜连锁店) 说成“法海大酒店”,把Commonwealth Avenue(波士顿联邦大道) 译为“共富大道”。

对于相声社未来的发展,胡小赫实事求是。“中国人来这上学、升学、工作,人员流动性大。只能不停地招新,面向波士顿整个华人社区。”

从2012年春节到现在,胡小赫一直待在美国,“真的很想家”。大年三十是正常工作日,胡小赫开车上班的路上,反复播放喜气洋洋的歌曲。“今年的央视春晚看了两遍,哪句台词说上句都能接上下句了。”

好在有相声社,社员们包饺子团聚一顿,天南海北聚在一起,在海外用母语的快乐传递思乡之情。

水木相声社

成立时间:2016年9月

活动范围:大纽约地区为主

创始人及社长:郑辰

资料:北京人,波士顿布兰戴斯大学,现在在纽约从事建筑节能工作。大纽约地区清华校友会副会长,清华大学曲艺队资深演员,波士顿浮云相声社艺术指导。2018年央视“温暖中国”海外华人春晚小品《吃面条》主演。

辗转美国各大高校巡演

郑辰是美东相声圈子里的资深爱好者,也是一位“新人”。

4岁开始听相声,颇有天赋的他从小就爱跟着念台词。虽然没有正经培训过,但想听的相声段子和节目,父母都会提供。大一加入清华大学学生艺术团曲艺队,他一说一演就是四年。

2010年,郑辰来到波士顿就读,并成为浮云社的创办者之一。在波士顿打下一片阵地后,2016年5月,郑辰迁到纽约工作。不甘寂寞的他在2017年春节的高校校友会上演出了相声,不久便挂牌成立了水木相声社。

凭借圈子里的好名声,9月份郑辰就成功组建了队伍进行相声专场,一年时间已经聚集了30多位相声表演爱好者,聚集了软件程序员、工程师、金融人士、土木工程等不同领域人才,“有学生来减压的,有想要找工作的,有社交找对象的,结果慢慢都变成说相声的了”。他不怕零基础招新,笑称自己“有办法培养”。

从北京到波士顿,再到纽约,他从受众群体中体会创作和演出的不同。“清华都是学霸,对知识性比较高的段子感兴趣,像学习题材、清华园生活、军训记等。”

他介绍说,波士顿的主要群体是留学生,“主要题材是找工作、办身份、找女朋友之类。在纽约,老华人更多,观众年龄更大,还有华人二代,社区特别大。”

他把这种四处演出的感觉形容为“集邮”:“十年前上清华,四年前上MIT,三年前上哈佛,今年上哥大,下个月上纽约州立大学,这种集邮的感觉好奇妙啊。”

郑辰拿手的是传统段子,特别喜欢侯宝林,马三立。像《武坠子》《洪羊洞》等曲艺他张口就来。 “出乎意料的是,纽约地区对传统相声的喜爱程度高得多。”

纽约的文化协会特别多,“每一个村镇都有小型华人晚会”,给了他很多创作灵感。上班时、地铁上,他随时保持观察,开开脑洞,例如借鉴传统相声《大保镖》的框架创作《护花使者》,设想纽约的单身男士对女生进行保镖匹配的O2O服务。有时一段相声创作周期长达两个月,闲暇时间他就试练下逗哽捧哽,准备演出。

开辟一块文化阵地

在郑辰的带动下,水木相声社逐渐成为大纽约及周边地区的后起之秀,为当地华人提供了一个小型文化阵地。

郑辰印象特别深刻的一次演出是2017年的中秋相声专场。“一位老先生坐着轮椅,白花花的头发,梳得一丝不乱,带着祖孙三代六口,专门来听相声。”郑辰在台上抖包袱,老先生看得热泪盈眶。“老先生说,海外的华人能听到一些乡音特别不容易。”